返回首页      加入收藏      联系我们
自定义透明flash
QQ客服
ᄍ(﾿ᄂA  邹秀丽律师
站内搜索
 
 
调查|山西“女儿户”讨拆迁补偿被讽“千年不遇”
作者:北京两高拆迁律师团    发布于:2017-09-27 23:43:53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

导读:“从小到大都是弟弟吃的好,我就给人干活。如果政 府觉得农村(重男轻女)这一套是应该的,那我将来的孩子也是这样的,永远改变不了。”“女儿户”张文(化名)已经怀孕六个月,去年一年里,因认为遭遇拆迁补偿不公平对待,她坚持维权,但被讽刺“千年不遇”。

去年十一月,“北京时间”独 家发布山西太原万柏林区寨沟村百余“女儿户”在拆迁中未被同等对待的一事。由于“女儿户”(女性单独立户,或出嫁女子户口未迁出农村者及其子女)的身份,张文一家拆迁置换的房屋面积比其他村民少,也没有过渡安置费。

新年年初,“北京时间”对话“女儿户”张文,讲述一个农村女性眼中的男女平等和城中村改造。张文说,除了想要回属于自己的钱,也想争一口气,让村里和区里承认歧视的行为是错的,希望自己的子女未来不再被区别对待。

抗议一年被讽刺“千年不遇出了个你”

在寨沟村的拆迁中,父母的宅基地置换来的房子、商铺、车位,“女儿户”无法参与分配,她们只能领到每人30或20平米的补偿。每人6万的过渡安置费(以院内实际居住人数为准),“女儿户”也拿不到。村支书表示,拆迁方案遵照的是农村的传统制定的,并且实际执行中已经在努力维护“女儿户”的权益了。自己也有两个女儿,政策对自己并没有好处。

北京时间:对当时的拆迁方案,你有什么看法?

张文:问题挺多的,一方面是男女不平等,还有就是变相让村长、支书牟利了。他们家里儿子多,宅基地大,这个方案明显占便宜。支书的两个女儿都没结婚,又不算“女儿户”,没吃亏。

北京时间:维权这么久了,有什么进展?

张文:没什么进展。市里也去过好多次了,都是在信访办登记,也没什么结果,信访办就是叫街道把人领回去。最近几天,街道说要组织我们几个经常上访的人和村干部一起聊聊,听听我们的意见,算是一点进展吧,只和我们五六个人聊。我们还开玩笑说估计是想“贿赂”我们。

太原市万柏林区去年启动7个城中村的整村拆除,寨沟村就是其中之一。

北京时间:从去年3月拆迁到现在,你是如何维权的?

张文:最开始就是在村里要说法,村委会的态度很坚决,认为政策没有问题。于是我们去街道、去区政 府、去市政 府。我们也不太懂信访流程,上个月在市信访办,我们才知道上访这么多次,系统里就登记了一次。后来我们把整个万柏林区的女儿户集合起来,一起去区里、市里维权。

北京时间:接待你们的人是怎么答复的?

张文:都是说拆迁方案是根据农村习惯制定的,一村一策。流程上符合“四议两公开”,没有问题。

北京时间:你们有没有提出过异议?

张文:说过很多次了,他们说农村传统就这样。我们说现在不一样了,农民都懂法了,应该男女平等,有个工作人员笑着说我“千年不遇出了个你啊”。一个副区长还让我们说出来,违反了什么法律?我说宪法里说了男女平等。他说宪法太大了,让说具体一点。我知道婚姻法、妇女权益保障法里好像有,可具体的条文我怎么知道。

这还是好的,大部分时候,信访只是登记,责成相关部门解决,不做答复。市信访把我们送到区信访,区信访送到街道,街道让我们讲诉求,然后晾我们半天,我们就回去了。

 

 
 
脚注信息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2-2013 邹秀丽律师团队

 北京拆迁律师 北京拆迁纠纷律师 北京拆迁补偿律师 北京征地拆迁律师